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当色狼遇见母狼【作者:不详】
当色狼遇见母狼【作者:不详】
当色狼遇见母狼


开往北京的列车上,我坐在卧铺的下铺。

我的眼神不时地窥向对面下铺的那个女人。她25岁左右,披肩的卷发,消瘦的瓜子脸,凸起的胸部。除了皮肤稍黑一些之外,基本算是个美女。她穿着一条只能盖住屁股的热裤,长长的两条大腿全都暴露在我的视线,她略黑的皮肤使得结实饱满的大腿显得更加健康迷人。

她就像一只身体健康的母兽一样坐在那,我是这么想的。

她那么短的上衣,稍稍一动,纤细的腰身就会露出。我偷偷地盯着她肚脐下面的小腹,她的热裤的腰太低了,我总有种感觉只要她动作再大一点,她的阴毛就会露出。她的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看样子时常运动,也许做的是生理运动,而且是早操。

她大声地与旁边其他人聊天,有时眼神会扫到我这里不过又马上自然地移开。
但我看出来了,她是故意在看这里,她是故意在看我,她与其他人聊得那么火热,却一直在注意着不言不语的我。我有这个自信,在硬卧的这6个人中,只有我,才有可能吸引到这个黑美人。

嚷了一声真热,我顺势解开自己衬衫的上面几个扣子,果然,她投过来的目光更多,在我身上停留的时间更长。我知道她是个骚货,她也在同样偷窥着我。
这样的事情我见多了,被我吸引也是很正常的。

作为一个职业的陪酒师,我在圈子里是相当不错的。有正当职业,平时假装有品位地西装革履;我五官清晰,身高183,身材比例匀称;最关键的是我酒量好,这是作为陪酒师最基础的功力。以上特点加起来,使得我业余时间一直被人请来陪他们的客户。

对于有留学经验的我,我所在的公司是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朋友都十分奇怪我为什么还要做兼职,而且是他们看起来很伤身的这么一种兼职。我不愿意回答。我是喜欢喝酒的,与我稍带斯文的外表不相称的是,我喜欢喝酒的程度不亚于一个酒鬼。当年读经济是迫于家里的压力,我内心也了解父母的苦衷,如果没有他们的强迫,我很可能做一个衣食无忧的花花公子,而不是现在被人尊敬的靠本事吃饭的人。

但是本性难移,我依然从骨子里喜欢喝酒,喜欢女人,我能从酒桌上对他人的征服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满足感,我也喜欢抛头露面让女人对我注视,而酒后的豪迈也可以使我轻易征服女人。

很多公司请我去陪酒,就是专门针对女客户的。现在这年头,「女强人」已经不像以往那种男人婆的形象了。现在的女强人,有许多是继承了家产的二世祖,也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曾经傍过大款的前二奶。现在靠自己打拼是很难起家的,何况一个女人。所以我所接触的客人基本都是漂亮的少妇,她们尽管性格千差万别,但本质上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骚」。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这话也同样适合女人。
我喜欢征服她们,让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她们主动舔我最肮脏的部位,让神气十足的她们在我胯下苦苦哀求。

想着这些,我靠着卧铺的隔板拿起手机调成静音,无聊地播放着我拍得几个富婆在床上的贱模样。这是我的战利品,我看这些照片没有性欲,只有一点成就感。不过有一段录像是我的最爱。那是一个做家具行业的女老板,长得真是年轻,实际年龄也不大,36岁。我真是想不到30多岁的女人,仅凭着做二奶攒下的钱就可以把事业坐到这么大,而且这么操劳的情况下她的皮肤和身材也保持得像是个29岁的女人。

我再次确认了手机的静音后,开始播放这段录像。画面上一个女人在摇摆着臀部,在手机这么小的屏幕上仍可以看清她屁股上泛出的光泽。在她摇晃了一会,一个大鸡吧出现在画面里,二话不说就捅进了这个肥硕光滑的屁股里。然后是一次一次地抽插。鸡巴的每次进攻都会换来女人整个身体的前倾。我细细地看着录像,回想当时的情景。

这时突然听见对面卧铺的女人说了一声:「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连忙想关掉视频可还是晚了一步,那女人已经过来坐在我旁边。她看见了我手机上的录像,我从近距离明显感觉到她呼吸的加速。我索性就没关掉视频,而是转头去看她的反应。她眼睛盯了屏幕好久,似乎也被画面里的景色所吸引,然后她发现了我对她的注视,也看着我。

没想到她也是大胆的人,就这么不加掩饰地用她的眼睛色诱我,还红着脸,喘着粗气。我抬眼看了一下我们上铺的人,全都睡了,都晚上11点了也应该睡了,于是我搂过她的头,把嘴唇贴在了她的嘴上。她也不是吃素的,张嘴把舌头伸到了我嘴里搅动起来。

兴致一下被调动起来,我一手硬塞进她的小短裤里面摸到了她的阴毛,另一手继续扶着她的头亲吻她。她也压在了我身上隔着我的衣服和裤子一通乱摸。我指引她把手按在我的裤裆上,她十分知趣地伸了进去,握住我的老二。我把伸进她内裤的手拿出来,她的大腿才是我最高兴区的部位,我使劲地抓着她紧绷的大腿肌肉,感受那充满了活力的肌肤。和我想的一样,她的皮肤是又黑又光滑的,她的肌肉是很饱满富有弹性的。

这时她已经把我的老二弄得梆硬,我解开腰带,老二弹了出来。我坐在卧铺上按下她的头,把鸡巴粗暴地插进她的不大的嘴里。她没有时间反抗,就被我用阴茎捅进了喉咙。每一次我都是把鸡巴插到极限,每一次我都是把她的头按到最低处。这么被玩弄着,女人却适应下来,开始自己动了起来,一上一下地用嘴来服侍我这个陌生男人的肉棒。

过了一会,我很担心来往的乘务员发现我们,于是提上裤子,扯起她就直奔火车上的厕所。我把她甩进厕所里,锁了门,猛地掀起她的短袖上衣,她紧接着自己反手解开胸罩挂在门后。一对硕大的奶子跃然于眼前,我把头凑过去舔了舔,然后咬了咬她的乳头,她略带痛苦地呻吟着,声音不算小,她的胆子很大。我越是狠抓她的奶子,她的叫声就越是兴奋。

这把我的欲火扇得更旺。我让她反身背对着我,她的两手抓在厕所小窗户的护栏上,面对着火车外的漆黑一片。我迅速褪下她的小短裤,是连同内裤一起脱掉的。我把她的这两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裤子随手放在了旁边的洗手池里,她也撅起屁股等待着这素昧平生的鸡巴的临幸。

我蹲下去看了一下她的阴部,闻了闻味道,没什么异常,马上就站起身来,一枪刺入要害。伴随着鸡巴的插入她「嗯」的一声娇喘。我狠狠地抓着她的两坨臀肉,手指深深地陷在其中。阴茎的每次进入必带着啪啪的响声,而她的阴道回应的是一阵阵的紧缩。

我越是狠掐她的屁股,她的阴道收缩就越紧。我就势赏了她的黑屁股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脆响,她应声淫荡地大叫一声,这声淫叫刺激了我,我一把抓住她的一头卷发,她的头把拽得极度上扬,张着嘴,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我就用两只手拽她的头发,下身依旧不停地肏她的屄。她仰着头张嘴不断幸福地哀叫,她的手紧紧攥住窗户的铁栏,腰向下压着,屁股撅得高高的,两个有黑色光泽的奶子极具弹性地弹来弹去,两条修长的腿绷得笔直,翘着脚尖,漂亮的线条完美地展现出来。

从我见她第一眼我就看出她是个淫荡的母兽,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动物一样的交配,我看得出她也深陷这种快感不能自拔。就这样,我两手使劲拽着她的长发,像骑马拽着缰绳一样地驾驭着她,而她也没有让主人失望,拼命地迎合着我,只要她的叫春声音稍有减少,我就腾出一只手在她的健硕的屁股上狠抽一记,她立即更加卖力地讨好着主人。

征服一个女人有多难?其实就一句话:慢,则不易;快,则随意。

我用了一瞬间,轻易地使面前的这只性感的动物臣服于我,我没有给她花钱,没有用语言讨好她,没有对她温柔。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我的欲望迅速加载在她的身体上,那样她自然就变成了被动的性奴。

在厕所里的性交,声音非常大,但是我和她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我的肚皮碰撞她屁股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她被肏入时喊出凄婉的淫叫声,这些都不足以让我害怕被人听见。在最兴奋的时刻我甚至有种意愿让别人听见这些声音。
就这样疯狂地玩弄了她半小时左右,我兴奋得马上就要射精了。我拔出鸡巴让她转身,压住她的肩膀让她蹲下。她似乎知道我的意图,开始反抗着不愿意蹲下,我强硬地把她按了下去。我说:「张嘴!」她没有张。我就用手掐住她的两腮,疼痛迫使她张开那张不情愿的嘴。我把鸡巴捅了进去开始最后的冲刺,每次都冲进她的咽喉,她也是闭眼皱眉的承受着。然后我浑身一紧,肉棒猛然抖动,一股一股的浓稠液体喷射而出,直接冲进面前蹲着的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的喉咙里。

射了以后我没有拔出肉棒,而是喝令她:「喝下去!」她这次倒是没犹豫,嗓子一动一动地将陌生男人的精液喝得一干二净。我这下满意了,准备拔出鸡巴,她却抱住我的屁股,让我的肉棒继续留在她嘴里。她仔仔细细地把肉棒又是舔又是吸,处理得干干净净才松口。我赞赏地拍了拍她的头,说:「真不错的女人。」
她抬头冲我一笑。得到赞许后的女人总是开心,无论处于什么境地。

在厕所里穿好了衣裤。她穿得慢一些,我又顺势捏了捏她的肥乳。这次干得太急,这么极品的奶子我都忘了好好把玩一番。不过没关系,下了火车有的是时间可玩。

我俩从厕所出来,走廊里没人,就回到各自卧铺了。眼睛适应了黑暗后,我知道她在看着我,我也就看着她的阴影。她从被子里伸出胳膊悬在那里,我也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可以听见她轻声地笑了一下。是的,她很满意,也很满足。
和我一样。

睡去。

清早我们就到了。她给了我她的名片,而我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我瞥了一眼名片就记住了她的地址,离我的地方不远。

我去忙我的事了。两天之内一直没有忘记那天在厕所的做爱。于是,第三天,我开好了房间,给她打了电话。她让我去她那里等她,我去了。

见到她时,她穿了一件无袖的上衣,非常薄,坚挺的乳房显得更加傲人,同时她穿了深色丝袜,配上极其露骨的短裙。我明白,这身打扮分明就是想今晚继续被虐。

我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就搂着她的肩膀,她惊了一下,说她住在这别让朋友发现了。我说可以,就松开手和她钻进不太热闹的胡同。在胡同里我的手就已经按在了她的胸上,她回头笑嘻嘻地说讨厌,说别被人发现了。我说有个地方不会被发现,然后就拽着她上了的士。

到了我开的房间里,我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三下两下扒去了她的上衣,开始玩弄她的奶子,这是上次我错过的盛宴,今天要补上。

当我劈开她的双腿,发现她的毛并不多,而且阴部面积很小,怪不得里面的洞那么紧,外边也小啊。她自然地用腿盘在我的腰上,我插入以后她立刻发出愉快地哀号。这次她的声音更加肆无忌惮,而我没有了被发现的心理负担,也更加卖力地玩弄身下的尤物。

那晚我们是循规蹈矩地做爱,用尽了各种姿势,也换了几个场地——床上,地板,浴室,阳台。我肆意地蹂躏着她,她也从中得到极大满足。

那晚我们从晚上11点一直做到早晨4点多。后来终于体力不支相继睡去。
离开酒店的时候,她对我恋恋不舍,像是和我很熟一样用两只胳膊环住我的脖子和我说话。我亲了她一下,然后整齐了一下衣服,说我该走了,以后联系。
她到今天都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我却知道她的一切。我也不知道我多久会想她一次,我只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而她似乎也特别中意我对她的肆无忌惮。
【完】

[ 本帖最后由 beckysc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