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婊子就比娘子好】
【婊子就比娘子好】
  那是2002年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荆州的一个单位上班,平时也利用一些机会去做点生意,赚点钱。我们单位有一班年轻人,但女的就没有几个,常言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因此对本单位的就没什么兴趣了。于是经常几个人约好一起出去玩。

  记得那是8月的某一天了,我要去枝城联系一笔水泥生意。就喊了那几个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的同事,开着单位的车上路了。其实我早就听人说:从荆州开始沿着318国道一直到宜昌,沿路都是" 鸡馆".所以带着他们去见识见识。
  有必要交代一下:" 鸡馆" (也就是吃饭的餐馆,但里面有可以日逼的小姐,
价钱也不贵。50元是最高的,望下谈价格,双方愿意就行了。老板也不另收什么费用,只收他的饭菜钱。假如不吃饭,就按日逼的人头收费,一人20元。提供炮房)

  我开着车,闲聊中很快过了万城大桥,就见道路的两边有着很多的餐馆,门口或坐或站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具体的就看的不是很清楚了。车上有人提议:停住车,看看清楚。我刚在一家感觉还不错的酒馆门前刹了车。就见门前打麻将的几个女子一窝蜂的扑到了车前,分别占据各个车门,口里说着:下来歇歇,就在这里吃饭。包你满意。有的甚至开始拉拉扯扯了……我的那几个同事也不是省油的灯,伸出了魔爪,上下齐动地揩着油。

  站在我面前的女子大约15。6岁左右,很小。她用那发育还不是很成熟的咪咪,顶着我放在车窗上面的胳膊肘,脑袋钻进了车里。在我耳边说:老板,就在这里吃吧,我们这里的小姐都很不错的,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捏了一下她的奶子,说道:这么小啊?我喜欢大胸的。闻言她一下就掀起了上衣,露出整个的乳房。说道:不小了啊,你摸摸看。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摸白不摸。我一把就抓住了那两个乳房,轻轻地揉着。说真的,手感很好,正想去亲一下那微微翘起的乳头。鼻子却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廉价的香水味道。我一下没了性趣,放开了手,违心地说:这时候吃饭还早,我们还要赶路,等我们办完事情回来在找你玩。说完就挂上档,让车子慢慢的向前滑着走了。

  路上为了过过手瘾,也就多停了几次车。就这样慢慢腾腾地到了姚家港水泥厂,这是路过的第一个规模比较大的水泥厂,抱着试试看的目的进去一谈,结果出乎意料的好,很快就谈妥了事情。厂里的销售科长要请我们去吃饭,被我推掉了。我和3个同事出了水泥厂的大门,来到了路边的一个酒馆。老板娘和小姐非常非常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屋内。

  我们走进了进门靠右手,也是靠路边的一个房间,里面一个圆桌,放着几把椅子,还有一张可以坐3人的沙发。有一个窗户,可以看着外面的车。刚一进屋,我就被一个小姐猛地一下推坐在沙发上,没等我回过神来,小姐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拉开了我的裤链,她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掏出了我的鸡巴,看都没看,就含进了嘴里,吞吐起来。可怜的小弟弟,被这样的突然袭击搞的一下子就涨满了她的口(我的鸡巴很大,不是吹的,顶着小姐喉哝的深处,外面还有一半没进去)。
  小姐见我反应这么大,低头一看,惊呼了一声,就喊着:" 老板娘,老板娘,快来,快来".老板娘坐在门外,听见她的喊声,走到窗户一看,也张大了嘴巴,说了一句:你这个死丫头。转身就走了,我听见她在窗户外面嘀咕了一句:好大啊,吓死人了。

  我也被这种情景搞的很兴奋,一把抓住小姐的头,把我的JJ又送进了她的嘴里。正在享受当中,我的一个同事走了进来,来到我身边跟我说:妈的,刚才去上个厕所,也被骚扰了。我问道:怎么回事?他说:一进门,问清了WC的位置,就去蹲号了,那知道,从门底下的缝里凑着一张脸,在看着我拉屎,吓的我没拉完,就过来了。帮我舔着JJ的妹妹一听,笑着吐出了我的鸡吧,说道:还好吧,不会吓成阳痿吧?我那个同事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 一群骚逼".那知道哪小姐说:不骚,你们会喜欢吗?说完轻轻地咬了我JJ一口,又做了一个怪脸,把我们逗的大笑了起来。

  我看这里还不错,就叫还在卖力的舔着我鸡巴的小姐去叫老板娘来点菜。她不情愿的松开了嘴,喊了一声:老板娘,点菜。就坐在了我的旁边。老板娘进来看了我那高高昂立的鸡巴一眼,脸红红地问到:想点什么菜啊?我看见老板娘那不自在的样子,想作弄她一下,就问:有什么菜啊?老板娘报了一通菜名,我又问道:就这些吗?她见我好象不满意的样子就说:想吃什么,我们没有的,可以去买。我说:好吧,那就给我来个" 清蒸妈子" (妈子——土话,学名叫乳房),
" 凉拌逼皮" (学名——大阴唇) ." 逼毛炒鸡蛋" ," 鸡巴炖逼芯子火锅" ,
再上一个" 精液,逼水羹".刚说到这,就被一阵大笑给打断了。老板娘抿着嘴说:亏你想的出来。我问:有吗?老板娘用嘴一撇她的那些小姐说:这么多,你吃的消吗?我嘿嘿地笑了两声,凑到她的耳边哈了口气说:我想吃你的,想日你的逼。老板娘" 去" 了一声,把我推开了。问道:究竟吃什么,快说啊?我自己握着我那还青筋暴起的JJ邪邪地说:你亲它一下,我就点一个菜,老板娘犹豫了一下,看着我的JJ然后对屋里的人说:大家都听见了啊,这是他自己说的。大家也跟着起哄:都听见了,我们作证,不会让他耍赖的。

  我也趁着高兴说:来啊,亲一下,就点一个菜。老板娘走到我的面前,蹲着身子握着我的鸡巴,用一种不知怎么来形容的眼神瞟了我一下,就含着我的JJ,来回地套弄起来,一口气套弄了几十下,吐出了我的小弟弟说到:亲了33下,打个折扣,你点30个菜吧。我在迷糊中一听,晕了,这么快就完了啊,我还没过瘾呢?再说了,这也才一次啊,怎么能算33次呢?老板娘说:我来来回回地弄了33个回合啊。我耍赖地说:那只能算一次,我的鸡巴没有离开过你的嘴巴,一直是粘在一起的,只能算一次。再来,再来……老板娘见我不认帐就说:不来了,和你这个赖皮没话说了。我的小弟弟也受不了这样长时间的刺激。很需要找个地方交货了。就对老板娘说:你安排吧,不浪费就行。记得等会是我们一起吃。
  我指了指她和屋里的所有人。老板娘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你们玩吧,就出去了。

  我们四个加上七个小姐,就在那间马路边的屋子里闹了起来。我这时候也才有时间静下心来仔细地打量起那几个小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我刚进来就给我吹萧的那个最丑,脸上长满了小疙瘩,涂的粉也遮盖不了,反倒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胸部还是挺大的。我望了望其他人。那个在上WC就被偷窥的同事和一个看着还过的去的小姐搂抱在一起,他的嘴正在那两个隆起的小山包上开垦。还有一只手也伸进了那个小姐的裙子下面,不知道再挖些什么……

  另外一个同事坐在椅子上,左右一边站着一个,都把上衣拉了起来,任由我的那个同事亲亲这个,再亲亲那个,摸摸这里,在捏捏那里。弄的那两个骚逼咯咯地直笑。还有一个同事今天是第一次跟着我们出来玩。有点放不开,这时候正和没事做的小姐们聊着天。我推开了一直赖在我身边的那个丑女,问他们在聊些什么?怎么都不动?她们笑了笑说:我们在聊你的那个东西怎么这么大,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补的。还在替你老婆担心,怎么受得了你。我也笑着说:就是老婆受不了,满足不了我,才来找你们啊。她们看了看说:我们也怕,怕把我们的小逼涨破了。我假装谦虚地说:你还怕我那点小东西啊?你见过的大的多了是了。
  这时,我才发觉她旁边的哪个小姐,是我喜欢的类型。(身材很好。脸上也干净,没有涂粉,头发也很顺,柔柔地披在肩上,胸前那两团肉给我的感觉是实实在在,不大也绝对不会小。)

  于是,我拉起了她的手。说到:找个房间,你陪我聊聊天,怎么样?她答应了,拉着我的手就往二楼走,我回头跟那几个同事打个招呼:我先上去了,你们自己选,最后还特意给哪个头一次来的同事说了声。你一定要找一个,不然,我就叫那些小姐把你强奸了。

  上到二楼,房间有三四个,都开着门,我看了看,正想选一间干净点的进去。
  就被拉着进了其中的一间。里面一张床,没有空调,还吊着蚊帐,墙上用图钉钉着几张明星的海报。墙角放着一个盆架子,房子中间拉着一跟铁丝,上面挂着衣服。床的旁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搁着一把鸿运扇,在椅子下面的地上放着一瓶" 洁尔阴".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在了床上。

  小姐见我坐好了,就打开了鸿运扇,也坐在了我的身旁。我搂着她的肩膀,和她躺在了床上。问她:多少钱?她笑了笑:随便你给。我倒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对她说:把衣服脱了吧。脱了衣服躺下后,我很随意地问了一声:你们一般收多少钱?她说:一般都是50块,有些小姐20。30都做。我" 哦" 了下说:你帮我先吹吹吧,我喜欢这样的。然后半躺在床上,叫她把屁股撅起来对着我。

  这样我一边可以体验她的口技,一边可以欣赏她的小逼,也顺便检查检查,有没有异味和性病。还好,很干净。我用手轻轻地瓣开了两扇覆盖在阴道上面的大阴唇,里面还很干燥,看不到水渍。我闻了闻,没什么异味,就扯了扯两边的阴毛问:你怎么没逼水啊?你亲着我的鸡巴不兴奋吗?她停止了口里的动作,转过身来很认真地对我说:检查完了吗?我没病,我是要求每个客人都必须带套的,不带套我宁可不做,再说,我每半个月就去大医院检查一次。你放心好了。我无语,心里在说:好厉害的鸡。她又说:接的客人多了,水也就少了,基本上对这件事麻木了,就像在工作一样。你也是过来人,知道做这事,是需要气氛和心情的,那些嫖客们只会想着自己快活,那会顾及我们这些小姐的感受。我听后对她不禁起了点恻隐之心。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见我不说话,也没动作,她以为那里得罪我了,就问: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我说:没有,这样吧,你今天就把我当你的男朋友,我也把你当我的老婆,好好的爱一次,好吗?她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光着身子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把两个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胸前,用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你很会说话,你让我动心了,我喜欢你。我也被她好可爱,好可爱的样子迷住了,情不自禁地说:让我好好的疼你一次。在心里也打定注意。一定要让她相信:嫖客也是有情有义的。

  我让她平躺着,问她那个地方最敏感,她犹豫着说:乳头被亲吻的时候,感觉最舒服。别的没什么感觉。我从她的耳朵开始,一直很温柔的,轻轻的亲到了她的胸部。我一手抓着一个乳房,稍微的用着力,让它朝天挺着,这样,那两个乳头也就很自然地硬着站立了起来,我先用舌头在乳头的四周打转转,让乳头感觉到我口里面的热气。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轻微的扭动。,就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用舌头顶住它,慢慢地磨了起来,再轻轻的用牙齿咬几下……然后突然松口,又突然一下含住。用同样的动作继续。就这样在两个乳头上逗留了十来分钟。我开始转移阵地了,还是用嘴,慢慢地朝着她的小腹滑去。她紧闭的两条腿,像麻花一样在那里扭来扭去,我轻轻地分开了她的腿。嘴也吻向那茂密森林的边缘了。她突然坐了起来问到:你干嘛啊?我很吃惊她的反应,就说:不干嘛啊,我想帮你也亲亲。她害羞地说:那里很脏,再说那有亲那个地方的。我愣了一下,想想就释然了。也是哦,那有嫖客会帮鸡舔逼的。怪不得她会这样说话。我安慰着她说:没事,别紧张,我在家里也帮老婆亲的,你会感觉很刺激,很舒服的。
  她不大相信,也很勉强地分开了腿。我趴在她的两腿间,先用手理顺了那杂乱而漆黑的逼毛,让它有序地朝着两边分开。再扯着她的一边的大阴唇,用舌头来回的舔,见她阴道里面已经渗出了淡淡的水印。就朝她的阴蒂很轻很轻的触了一下。她在扭动中突然叫了一声。凭感觉,我知道她受到刺激,心理上有点承受不住了,才叫了出来。就故意问道:舒服吗?她含含糊糊的恩了一声。没说话。
  我就又继续我的工作了。还是老样子,先在逼洞的周围打转转。再向她的阴蒂进攻。但比刚开始稍微用了点力。(说实话,我自己的感觉就像是狗吃完了食,在舔狗碗一样。)

  每次亲到,或者是含住阴蒂的时候,她都会用腿夹着我的头,好象要把我的头塞到她的逼洞里去一样,偶尔抬头,见她的眼睛闭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心理上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因此也更卖力的舔起来,有时甚至还用舌头探到逼洞里面,用力的搅动。里面的淫水越来越多……

  我的脸上沾满了她的分泌物。看见床单上面也有了一大块湿的。就坐了起来,扯了一米长的卷筒纸,揩干了脸上黏糊糊的东西对她说:" 还不错吧,换换你了。
  " 她闻言也坐了起来,一把抱着我的头,用嘴堵住了我的话,用舌头给我做起了口腔按摩。这时候,门外传来了说话声和上楼梯的脚步声。仔细一听,是我的那帮同事和小姐们一起上来了。我听见那个第一次和我们来的同事一边上楼一边还在还价:30就搞,多一分我也不上去了。然后就听见一阵拉拉扯扯的脚步声往三楼去了。另外两个同事也进了我们旁边的房间。其中一个还用力的捶了一下我们的房间门。

  我和抱着我的小姐相视一笑,没等她有所动作,就抓着她的手按在我的JJ上面,同时把她的头也朝着我的裆部按去,她心神领会,整根地含住了我的鸡吧。
  上下的套弄起来。有时候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下面的沟沟里打转,有时候又用舌尖去钻我的尿眼,有时候还来个深喉。直到她憋不过气了才吐出来。我的小弟弟在她的伺候下,舒服的已经是青筋暴鼓,傲然昂立。我心理上也有了想狠狠操她的感觉了。

  想到就做到,我让她趴在床上,从后面搂着她的腰往上一提。她就很自然地跪在床上,屁股上面和下面的两个洞洞,都正对着我的鸡巴。我犹豫了一下(怕万一有性病)。不管那么多了,扶着快撑暴的JJ用力的挺了进去。为了在心理上战胜她,这下的力度用的有点大。感觉龟头碰到骨头了,我吃疼的" 啊" 了一声,她也随着我的声音,身体往前一扑,又趴在了床上。回过头来用嗔怪的口气和我商量:你轻点不行啊,肚皮都快被顶破了。我尴尬地说:逼水多,打滑,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重新来过,对着洞口,一只手放在她的腰胯上,用手指勾着她的胯骨。另一只手,掌握着进去的分寸。一公分一公分的进。还一边故意地问到:可以了吗?
  到底了吗?还要再进去吗?她被我调戏的只好把屁股往后一沉。我的鸡巴就被吸进去三分之二,无奈,也只好玩起进进出出的游戏了。(从后面进入,是我最喜欢的性交姿势。其一:人不会累,想站着就站着,想跪着也可以,还可以站在床下。其二,在我想用力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地用力,不怕她退缩。其三:看着她屁股被我每次的深入所引起的波动,心里面会很爽。兴奋了,还可以在白花花的屁股上留下自己的掌印。)

  我一边欣赏着女人背部和臀部划出的天然线条美,一边细细体味着抽插带给我的阵阵快感。正在恍恍惚惚,飘飘欲仙的时候。又被一阵下楼的脚步声给打断了。还听见上到三楼炮房的那个同事的骂骂咧咧声。我不知出了什么状况。连衣服也没顾上穿,忙下床打开门问到:怎么拉?出什么事情了?那个同事走进屋里说:吓死人了,吓死人了。一副很夸张的样子。我看见那个和他一起上楼的小姐也笑嘻嘻地走下楼来。就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把我的兄弟吓成这样?那小姐却望着我的下体笑着说:你还是问你的兄弟吧。我把询问的目光转到了那个同事的脸上。他红着脸说:本来我是不想搞的,看她的年纪还小。又被她逗弄的没有办法,就上去了。那知道她小小年纪,却很会来事儿,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交货了……我一听。笑的肚子都疼了。还在床上等我的那个小姐本来还用毛巾遮起了私处,这时候也笑的春光乱泄。我那个同事被笑的恼羞成怒,冲向床边,一把扯下毛巾,用手捏着两个乳头说:叫你笑,捏死你,看你还笑的出来不……
  打闹声,尖叫声,把楼下的老板娘也引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来看热闹的小姐。看见我们这幅摸样。也跟着闹了起来。混水好摸鱼,我拉过老板娘,把她抱在我的面前,用JJ顶着她的股沟在她耳边说:我想操你,来吧,一起……她微微地挣扎着,红着脸又假装生气的样子说:别闹了,快点完事了,好去吃饭。我嘻皮赖脸地说到:这不是想快就可以快的了的事啊,要不,你帮我。她抿着嘴笑到:好,我先下去看看饭好了没,你等着。说完,挣脱我的怀抱下楼去了。
  我回过头来,看见在床上等我的小姐被我那个同事正赶的满屋子乱跑,见老板娘走了,就扑到了我的怀里。我抱着她对同事说:别了,让我赶紧完事好吃饭,肚子饿了。说完就推他出了门外。正准备关门,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没等我开口,就说到她在说:你们玩你们的,我在旁边看看。我一听就乐了。" 好啊" ,关上门一看,原来是那个我刚停下车就被她搞的一愣一愣的丑小姐。没办法了,想看就让她看吧。又一想:不能让她白看啊。就说到:想看可以,但你必须脱光衣服,这样才公平。她二话没说,三下五除二的就脱光了身上的衣物。我一看:" 哗" ,
好大的一对咪咪。身上的皮肤也和脸上的完全是天壤之别。腹下三角地带的阴毛很黑,很多,基本上完全盖住了桃源洞口。由于刚才的这一折腾,小弟弟已经是软棉棉的耷拉在我的胯下,见此光景,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躺到了床上,看着女人在我上面用最原始的方法,带给我欢乐的样子。盯着那随着节奏上下晃动的乳房。尽情地享受着,忘记了一切……慢慢地,慢慢地,心底的欲火,被一点一点的凝聚在了一起。期盼了很久却又怕它很快到来的那一瞬间的快感,就要来临了。我却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美妙的游戏,因为我还没体会够那令人欲死欲仙的过程。

  我推开身上的小姐,掩饰着说到:你累了,还是我来吧。按照我的意思,她顺从地跪在了床边,我起身站到了地上。腹部贴向她的屁股,小弟弟也老马识途般的又进人了那桃源洞内。短暂的休息,让我没有了刚才想射的冲动。我卖力的抽插起来,次次都顶到深处,也不知多少下了,感觉在我身下的小姐,口中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听不清楚说的是些什么。更明显的是:我觉得小姐的阴道里面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是,淫水在我每次深入的时候,都会随着我的龟头往外流。二是,刚开始进入的时候,感觉她的阴道壁是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的,现在却感觉到我的肉棒,就像是漂泊在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找不到岸,摸不着边了。那个洞也好象没底了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宽。我知道她的高潮可能要来了,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去引导,只能用更快的节奏,更深入的抽插。来让我的小弟弟找得到北。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小姐一声大叫,紧随着我的鸡巴就被一阵热浪劈头盖脸的淋了过来。它跳动着,颤抖地挣扎着,不想被淹没掉。最后在我用坚定意志的帮助下,放弃了所有动作,巍然地挺立,静静地等待着那场可以让它崩溃的暴风雨的过去。

  风平息了,浪也静下来了,留下了一次次的余震。小弟弟经历了这场狂风暴雨的洗礼后,长舒了一口气,又起航了。

  但这次出动似乎更加的不顺,还没走多久,就遇上了比上一次更凶猛,更厉害的决堤。有着热度的洪水有如排山倒海之势,对它发起了一次次的冲击。因有了上次的经验。小弟弟对那种热浪的冲击已经没那么畏惧了,不但抵住了它的攻势,还可以对它给予更有力的回击。在来回的对抗当中,我的肉棒取得了骄人的战绩。除了让对方的首脑大叫一声:我不行了。还让对方在连续的颤抖下,吐了一次又一次的阴精,在阴精的浇灌下,它显得更加的威猛和粗壮了。

  看着脸色通红,浑身泛力的小姐瘫在了床上,心里有一种无比的满足。说实话,比射精了还要满足,因为多了一份征服了女人的自豪感。我俯在她的身上,情意绵绵地问到:舒服吗?小姐娇羞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把我搂在了她的怀里。我也累了,闭上眼睛,就这样躺在她的怀里,作体力上的休整。

  差点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一对肉乎乎的东西在我的背上磨擦着,小弟弟也被摆弄着。我睁眼一看,刚才在旁边看的小姐。这时候正粘在我的身后,一只手弄着我的鸡巴,一只手抠着她的小穴。看她那副骚样。我精神一抖,翻身把她压在了床下,摸着那两个斗大的咪咪,问到:发骚了啊?是不是想我搞你了啊?她用满含嫉妒的眼神看了睡在我旁边的小姐一眼,在我耳边幽怨地小声说到:在下面,我帮你亲了那么久,你不找我,却和她上来了。我不甘心,就故意说要看,其实是想破坏你们的。那知道你那么厉害,看得人家现在心里慌慌的,受不了了。

  我呵呵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说嫌她丑,只能违心地说:你太主动了,不适合我。

  她若有所悟地" 噢" 了一下。自言自语地到:怪不得呢,我就奇怪,为什么男人刚进来,对我的热情是来者不拒,后来却点别个小姐,不点我。原来原因在这里。

  听见这话,我哑口无语。只好故意的催促她:我的小弟弟被你弄的快爆炸了,你还想不想做啊?

  她回过神来,冲我一笑,说到:想哦,你摸摸看,里面湿的不行了。

  我伸手往下一摸,果然是滑腻腻的。在里面挖了两下,就催她:把套子带上吧。

  笨拙的给我搞了半天,才算带好。我正奇怪:带个套怎么这么慢?她开口说话了,你的东西太大,套子小了点。我低头一看,套子是粉红色的,感觉很薄,上面还有些微微凸起的小点,鸡巴被裹的很紧,套子全部打开,才勉强遮住了一大半。根部完全裸露在外面。

  由于床上睡了人。我只好坐在床沿,分开她的双腿,把JJ送进了她的私处,任由着她像推磨那样,在我腿上扭来扭去。这样磨了几分种,我感觉非常的不爽。
  于是用双手从她的两腿下面钻过去,分别放在她的屁股两边,用臂膀托起她的双腿,站了起来。她也很配合地尽量伸直勾在我脖子上的双臂,使身体后仰。这样,我就可以很好地利用腰,腹部的力量,来展开攻势了。不过,这种姿势很累。真的,不一会,我臂膀就酸了,脖子也被她的双手勒得有点僵硬了。我把她放在了床上,让她跪在床尾。用我最喜欢的姿势进入。快速而又有力地抽插了百来下,她第一次泄身了。阴精顺着大腿流到床上。画起了世界版图。由于带了套,敏感度降低了,我一点想射的感觉也没有。换了几种姿势,抽插了上千次。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插的她在我的身下,是吼叫连连,声音都嘶哑了。身体疯狂的扭动着……

  在感觉到她的又一次高潮快来临的时候,为了满足虚荣心,我猛地抽出了鸡巴,停住了动作。此时的她正在高潮边缘,被我的这一举动把心都给吊到嗓子眼了。急急的问到:怎么停拉?快搞我啊……我故意说:你反应这么大,我害怕。
  " 怕什么啊?来这里快两个月,我一直都没接到客。天天听见,看见这些事,早就憋的不行了。现在被你搞的这么舒服,反应能不大吗?接着又催促到:求你了,快点好吗。我好想要。当我听到这句话,心里的那得意劲甭提窜的有多高了。
  当即提枪上马,狠劲的操……

  我越插越有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搞死她,搞死这个骚逼。就这样,直到感觉包皮有点痛了,才抽出鸡巴一看。原来,小姐的阴道干了,没有了分泌物。
  套子上残留着一些白色的,粉状似的东西。

  我问到:" 怎么干了?" 她翻着已经快睁不起来的眼皮说:" 流光了,没力
气了。" " 那你还想要吗?" 我又问" 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了" 说完,就没
了动静。

  我穿上衣服,看了眼在裤子里还挺着的小弟弟。望楼下走去。心里很奇怪:今天怎么发挥的怎么这么好,连搞两个,都没有射。还才走到楼梯口。完事后正在喝茶的一个同事笑到:完了啊?

  我打了个哈哈,故意很沮丧地说:搞瘫了两个在床上,还没有射出来。
  同事一听:不是吧?这么厉害?

  我指了指跨下搭起的帐篷:你自己看啊。

  他看了后说:那你再叫一个上去啊。

  " 等会再搞吧,你先去看看饭好了吗?肚子饿了。" 我也端了杯茶对他说到。

  他走后,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养神。老板娘过来了。

  她笑着对我说:怎么拉?还没完啊?

  我见周围没人,就嬉皮笑脸地对她说到:" 想射到你的里面。可以不?"
  最近心情很不好,写不下去了。

  结局是:吃了饭以后,又上去把我喜欢的那个操了一次,射在了里面。当时的心情很好,给了200的小费。丑的那个也给了100。同事的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不超过50。饭钱花了我170。老板娘没搞到,以后也没去了……

  回家到医院检查:完全正常,没惹上麻烦。但为了安全,还是有一个月没和老婆同房。

  最后要说的就是:连搞了两个,没有射精。

  其实本人没那么强,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顺便问了医生。医生说:那种情况叫" 痉挛".意思就是说:小弟弟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下,射不出来。休息一会后,
就慢慢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