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张系列】 六美别传, 陈美芝之死,李云妮全
               乞丐张系列


                 序

  云海市,这里是一个沿海的城市,也是一个发达的城市。

  发达的城市,拥有着文明,财富,奢华,还有五光十色的生活。当然,一个地方越是发达,它的背后就越是黑暗。罪恶,暴力,死亡,这一切已经自行组合成一个完整的黑色世界。双方就像是阴阳鱼一样,泾渭分明却没办法离开对方。
  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很普通的日子,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城市一成不变的运转着。无数的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这座城市,也有无数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了这座城市。来这里的人,有旅客、有淘金者、有归来的游子、同样也有乞丐。
  乞丐张就是这样一个外来者,没有人知道他为了什么而来,有着怎样的过去,因为别人不需要去知道,也不愿意去知道。

  或许只有上天才知道,正是他的到来,让这座城市出现了模糊的灰色,游走在黑白边缘的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结束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来感受改变别人命运的快感。

  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乞丐张来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而已,就像吃一顿饭。
                第一章

  幸福有很多种,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在自己的婚礼上。
  但是不幸的命运却会偶尔降临在一些没这个机会的女人身上,这只能说她们太幸福了,幸福到被上天所嫉妒。

  在云海市郊区一处刚刚废弃不久的小型私人工厂里面,身穿洁白婚纱的孔琳琳被结结实实地捆在一根柱子上面已经很久了,从最初开始的恐惧,到现在勉强平静下来后,她开始思考自己的情况。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人抓来这里,绑架吗??不像,从头到尾,只有眼前这个很像乞丐的家伙出现,而他把自己弄来这里以后,就一直坐在那里发呆。

  这次可能是乞丐张一生仅有的几次冲动之一,因为眼前这个孔琳实在是太像她了,太像那个在三十年前被自己亲手处死的妮子。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三十年前的回忆就不断在乞丐张的脑海回转着,刺激着,叫嚣着。

  那时,乞丐张才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不久,还没有充分了解各种情况,所以乞丐张暂时压下了这种想法。直到今天,乞丐张看到抱着婚纱回家即将结婚的孔琳琳,就再也不能压下这次的冲动。或者在感受幸福的前夜,人就会放松自己的警觉。

  十五分钟,在仅仅十五分钟的时间里面,乞丐张就成功从外围潜入了她的房间,将她彻底制服并把身穿婚纱的她带到这个废弃工厂里面。

  在这一股冲动的疯狂思想过去以后,乞丐张罕有地反思着。这三十年来,天南地北的四处流浪着,杀死的人已经多到记不起来了。没有被任何感情左右过的自己,为什么这次会作出这样冲动的冒险呢?

  乞丐张并不知道,三十年前的所看到所做的,包括那个痛苦的遗憾,早已经被刻画乞丐张自己的内心深处。只需要轻轻地刺激一下,就能让自己彻底的冲动起来。

  实在想不明白是为什么的乞丐张再次站了起来,他唯一想明白的就是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放手干就是了。解开将孔琳琳固定在柱子上的一根绳索以后,乞丐张将依然动弹不得的她放倒在地上。

  双手被捆在身后的孔琳琳只能跪在地上,屁股就自然而然的高高翘起。轻轻地挑起婚纱的长裙,捉住白色的蕾丝内裤向下一拉,谷间的秘处和幼嫩的花唇,在白白的臀肉之间绽放,没有任何遮掩地出现在乞丐张的面前。

  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恐惧重新回来了,琳琳惊恐地想尖叫,但是勒在嘴巴里面的绳子很简单的就把还没有出口的声音给湮灭了。

  完全没有在意的乞丐张那粗大的阴茎已抵在琳琳的阴户上,也不待她作出反应,阴茎已如破冰船般刺进琳琳的阴道内。

  琳琳只痛得梨花带雨,下身传来的撕裂感告知她已痛失宝贵的贞操。乞丐张的阴茎刺穿琳琳的处女膜,挤进她窄小的阴道内,龟头直抵穴心,

  抽插着琳琳的嫩穴,处女血混和爱液滴在婚纱上,琳琳惨痛的承受着他每一下强力的抽插。乞丐张抓住琳琳的身体将她按紧在自己的胯前,直至巨大的阴茎全挤进琳琳的嫩穴内,龟头狠狠的磨擦着琳琳的子宫,迫使琳琳达到高潮,泄射而出的卵精洒落在乞丐张的龟头上,为他拉下兴奋的板机。

  白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到琳琳的子宫内,足足有五分钟之久。射出了第一次之后的乞丐张将孔琳琳的整个身体拉起来,让她整个人坐在自己的胯上,坐在一面残破的镜子面前。之前的发呆实在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从不让自己处于危险中的乞丐张知道自己是时候将孔琳琳给处理了。

  抓住她的手臂,简简单单的一拉,孔琳琳的手臂就这样脱臼了,从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痛苦也叫不出声音的孔琳琳再一次哭了。根本没有同情心的乞丐张在解开绳子之前,直接将孔琳琳另一边的手臂也卸脱了臼。

  垂着软弱无力的双手,依然在剧痛中的孔琳琳惊恐的发现一把刀子轻轻地在自己的脖子上开了一道不深也不浅的血红口子。不会深到伤给气管,也不会浅到只是割破皮肤,刚刚好让自己的血缓缓地流出来,滴在婚纱上。手是自由的,却不能动弹。孔琳琳只能看着自己的婚纱被一点一点的染红,用自己的血。

  死亡并不会让人恐惧,但是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步向死亡,却无力阻止就会让人恐惧起来。乞丐张知道恐惧会让人的身体绷紧,也会让自己得到更大的快感。所以现在每一下的抽插,都比之前来得更爽。可惜快乐的时间太短了,不断流失的血液将孔琳琳的生命带走了。

  在这具依然温暖的躯体上,射出了狠狠的一炮以后,乞丐张知道结束的时间已经来了。趁着天亮前的一点时间,乞丐张将孔琳琳的躯体带到了附近的山上,那是一座小小的荒山。绳索在孔琳琳身体上缠绕着,把她的双乳狠狠地紧勒起来,她的乳房被箍勒得更加耸挺起来。乞丐张接在将绳索在孔琳琳的上臂处缠绕了几圈,将其绑在身体的两侧,而手腕则被绳索紧紧地捆绑在前方。

  之后,乞丐张在孔琳琳的小腿和大腿折叠起来,绳索在膝盖上部和脚踝与大腿根部捆了好几道,把她的双腿紧紧地叠绑好。

  让捆绑好的孔琳琳跪坐在地上后,乞丐张再一次注视着这个几乎和妮子一模一样的女人,突然说出了一句。

  “妮子,就让我再杀你一次!!!”

  手中的短刀轻轻地一割,这个美丽的人头就和身体彻底的分开了。

  将孔琳琳的人头放在她自己的怀里以后,乞丐张的脸突然变得很狰狞。
  “你为什么不是妮子!!!!”

  他解开了裤头,将污浊的尿液淋在了孔琳琳的身上和头上。

  无头新娘就这样被彻底污辱了一次。

  在乞丐张离开以后,这样的孔琳琳再次被人看到时,已经是黄昏了。

  这个案子在云海市里面震动了不少人,也扰嚷了相当的一段时间,最后却是找不到一点线索,成了一件无头悬案。

  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乞丐张却在这时盯上真正的第一个猎物。

                第二章

  说教,特别是来自老师的说教,是一种很烦的东西,让人非常讨厌。而被乞丐张压在身上的这个女老师赵菲,似乎对说教有一种狂热的喜爱。

  既使在被乞丐张强暴的过程中,也不断地试图劝解乞丐张。可惜对乞丐张来说,这些劝解或者说教非常的让他感到讨厌,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让她闭嘴。让别人闭嘴的方法有很多种,用布之类的东西把嘴堵起来,用绳子把嘴勒住也行。
  不过,相当火大的乞丐张选择了一种相当彻底也非常另类的方法,让赵菲闭嘴,彻底地闭嘴。就是把赵菲的舌头割掉,本来这一下应该是要等到赵菲的最后时刻才做的,可是她的说教让乞丐张把这一下提前了。

  简单的一刀,让人无比厌烦的说教没了,也不再听到了,取代说教的是美妙无比的惨叫声。在乞丐张的耳中,赵菲的惨叫声绝对要比她的说教好听无数倍,只可惜这里只有一个听众,更可惜的是会欣赏的只有乞丐张一个人而已。

  乞丐张在这样美妙的伴奏下,开始了又一次快乐。

  今天对于赵菲来说,真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日子。交往了好几年的男友,就这样简单的分手了。虽然自己对他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这样就告吹了,还是会感到一阵郁闷。本来想趁着学校放五一假,来学校员工宿舍里面一个人静一下,却不幸遇上乞丐张这个不请自来的夺命煞星;想求救,宿舍这里却只有她自己一个;试图劝说乞丐张,却被乞丐张割去了舌头。

  这样的不幸和痛苦整整持续了二十四个小时,倒在床上的赵菲依然清醒着,因为她是被乞丐张用冰块强行弄醒。看到自己的死亡是幸福的,相信这个事实的乞丐张弄醒了赵菲,让她清醒的看着自己的死亡。

  用绳子单独在赵菲的大腿处绑紧后,乞丐张就抓起了赵菲这条没被捆住的大腿。顺着膝盖的上下两侧各自轻轻切了一圈,痛楚让赵菲浑身都在颤动,而被绳索紧紧捆绑的身体只能无力的挣扎着。不多的鲜血缓慢流动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一片不大的美艳红色。因为是膝盖处,割开皮肤以后,就看到了脆嫩的筋,一碰到刀锋就分开。

  失去了皮肤和筋的束缚,乞丐张的刀尖小心地游行在她骨缝间,简简单单就将赵菲的一只脚卸了下来。

  这或者就是传说中的庖丁解牛吧!!虽然解的是人,而不是牛。先是右脚,之后是左脚。赵菲的一双玉脚被卸下来之后,乞丐张将其随手放在餐桌上。简单的观赏一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赵菲,乞丐张从后面抱住了她,将捆绑着她的绳索轻巧地解开了。

  这或者是赵菲唯一一次的脱险机会,可惜长达二十四小时的凌辱再加上截肢的痛楚,已经让赵菲接近于奄奄一息的状态了。乞丐张在赵菲双手的手臂上捆了一圈绳索以防赵菲失血过多而死,之后乞丐张再一次施展那灵巧的刀法,让这双手离开了它本来的地方,跌落在床单上。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去比感觉到自己失去,在精神上的刺激要大上很多很多。
  在那一刻,赵菲的精神开始崩溃了。

  “看来玩坏了!!”乞丐张拍了拍赵菲的脸颊,却得不到任何应该有的反应。
  丝毫没有在意的乞丐张提起赵菲的身体,来到了浴室里面。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浴室里面竟然有一个浴缸。

  把赵菲的身体从内到外清洗了好几次,乞丐张就在浴缸里面放上了满满的一缸子水,然后他直接将赵菲整个人推入水里面。生命本身的自我求生能力让赵菲直接清醒过来,开始在水中挣扎求生,但是赵菲那早已经被切断的四肢让这一缸水变得跟无边的大海一样,求救无门。

  当赵菲快要被溺毙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的乞丐张突然将她从浴缸里面捞了起来,得到了生存机会的赵菲大口地呼吸着。在这一刻,什么也不重要了,赵菲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多吸一口珍贵无比的空气。可是乞丐张再一次将她扔入水里面,让她感受着水的温柔。又在赵菲快要溺死的时候,给她感受空气的珍贵。
  一次,两次,三次……

  赵菲就像一只老鼠,一只在猫脚下不断被蹂躏的老鼠,想死却残存着最后一口气。

  终于在十几次蹂躏后,赵菲放下了一切,不再挣扎了,静静地躺在水里面。而乞丐张似乎也玩腻了这一件玩具,放手让她结束自己的生命。

  原来离开,有时候也是一个幸福!!!沉在水中的赵菲吐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当然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不过赵菲已经不在意了,也不能在意了。

  乞丐张趁着赵菲的鲜血还没有失去活力的最后一点时间,割掉了她的头,以便放干她身体里面的鲜血。

  提着赵菲的头,乞丐张打开了宿舍里面的一只电锅,将赵菲的头放在里面,还加入了一点水泡着。同时乞丐张将墙上那些不知所谓的挂饰全部扫了下来,把这些切下来的手脚用绳子系好,挂在上面代替原来的挂饰。

  “比原来美多了。”感叹一下之后,乞丐张把已经放干鲜血并洗干净的赵菲身体从浴缸里面拿出来装在了自己的麻袋里面。

  因为她的身体还要陪乞丐张好几天呢!!至于赵菲的头,乞丐张在临走之前,顺手插上电源也按下了那个电锅的开关。

  她不是热爱说教吗,这下叫她热个够。

  四个小时后,提早回来的学校员工发现这个可怕而且恐怖的现场,在惊恐下,报警了。报警之后的二十分钟,赵菲已经被彻底煮熟的人头和她的半截四肢被赶到的警察发现了,但是过于混乱的现场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两天之后,被乞丐张带走的赵菲身体出现在一个垃圾箱里面,依然没有线索。继续游荡在云海市的乞丐张,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不过这次却出现了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失误。

                第三章

  看着眼前的豪华轿车绝尘而去,坐在街边的乞丐张脸色开始难看起来,本来这一次乞丐张看上了对面这家饭店的女迎宾员,可惜的是竟然被一个老板给抢先截走了。

  可恨啊!!!

  随便收拾了一下的乞丐张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对面饭店的侧门走出了一个可能是下夜班的女服务员。

  “哼哼,挺俊俏的啊!!”

  非常随意的乞丐迅速地向着另一边路走去,通过了这几天的观察,乞丐张早已经弄清楚这家饭店的服务员的宿舍在什么地方,当然清楚有什么地方可以下手了。

  乞丐张选择的地方是一条小弄堂里面,借着这个女服务员侧身让路的瞬间,重重的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仅仅这样,她就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用绳索将她紧紧地捆绑好并用一块破布塞住了她的小嘴后,乞丐张直接把她装入自己的麻袋中背在身后带走了。

  在云海市区的东南街区,有一座楼市泡沫时期废弃的大楼,这幢楼才刚刚封了顶,四面尚未加装墙壁,工程队就撤离了,留下这么个骨架似的楼体结构,已经荒废了大半年。乞丐张是在扔弃了赵菲的身体后四处观察猎物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个地方,连守夜的人也没有,正因为这样,乞丐张选择了这个地方最高的二十五层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地。

  电梯之类的设备早已经拆除了,要上来只能徒步走上来,所以这里虽在市区的繁华地带,却是非常荒凉,在楼面的承重柱子角落上已经长了不少野草,还有一堆没搬走的砖堆,角落里有水龙头,水源倒是没断。

  将这个依然在昏迷中的女服务员从麻袋中弄出来放在地上后,乞丐张拿起了接在水龙头上的水管,将管口对准这个女服务员直接用水冲。水无情的喷在她的身上脸上,让她马上清醒了起来。虽然天气已经热起来,但是全身湿透的女服务员还是颤抖了起来,因为这里始终是二十五楼的高层,依然有一点冷风。

  乞丐张卸了她的下巴后,才开始撕开她的衣服玩弄她的身体。玩弄了一两次后的乞丐张突然觉得不爽,因为这个女服务员始终不是自己选上的目标。失去了兴致的乞丐张考虑了一阵,决定给她一个轻松一点的死法。

  把之前撕下来的丝袜泡湿再堵上了她的鼻子,然后就将她按在自己的胯下强迫她进行口交。一次接一次爆发,等她的体内和嘴里泡满了乞丐张的精液时,早晨的太阳已经开始在远处的天空中露出了一点光辉。这时候的她已经要支持不住了。

  乞丐张突然将自己阳具一下插在她的喉咙里面,现在的她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了,可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她死命的挣扎起来,只可惜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身体没有一点挣脱的可能。虽然吸入体内的空气不足以维持她的生命,不过她依然是挣扎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真正的安静下来。乞丐张提着这具已经安静下来的身体,用水好好的洗刷了一遍。

  “我知道你代替了别人,肯定是心有不甘的,先在这里好好的待一下。我会把她带来的!!”

  乞丐张四处扫视了一下,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她挂起来或者钉起来时,却发现这里实在是荒凉过头了,只有几根钉不上钉子的水泥柱子。

  实在找不到合适地方的乞丐张突然想起二十三楼那里好像有一些两米长的尖头钢筋,把她穿起来好像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昏迷在黑暗中的她因为一阵从阴道钻入来的痛楚,而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前被乞丐张用阳具堵住喉咙时,她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去,连乞丐张也这样认为,结果她只是昏死过去而已。

  当坚硬的钢筋从她的阴道直直地插进来时,她终于从昏死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但这并不是她所希望的,她宁愿自己永远昏迷不再醒过来,不用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疯子拿钢筋捅自己。在一阵阵撕裂的剧痛下,钢筋的尖端刺入了她的子宫里面。

  看着乞丐张一边残忍的笑着,一边将钢筋向上刺穿她的肠子,它接近了她主要的器官。虽然她在希望乞丐张失手将她捅死好过这样半死不活受罪,但是乞丐张的完美经验让他手中的钢筋安全的经过了女服务员的心脏和肺部,然后到达了她的咽喉。她感到剧痛,钢筋的尖端完美的从她嘴里伸了出去,伸出长长的一截。
  乞丐张将她的双手手腕用绳子固定在钢筋的前端后,就把穿刺着她的钢筋坚直的插在了地上一个小孔中。而她的双脚被强行张开,分别用绳子将脚踝固定在一根横放钢筋的两端,让她能安安稳稳的站在地上,却不能弄坏这个完美的刑具。乞丐张欣赏了一阵之后,开始收拾这里的杂物,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工作证。
  齐湘月!!

  “好名字!!你坚持一下!!我会带你代替的那个人来给你看的。”说完,乞丐张将这个工作证别在齐湘月的一边乳头后,就离开了这里去捕猎原来的目标。
  而她只能被这个刑具固定在这个没有人能发现的地方,不断地等待着。
  昏迷、清醒、再昏迷、再清醒!!

  她很痛苦,却不能死去,因为她现在已经不能自杀了。

  直到第二天的晚上,她才等到了乞丐张的回来,当然还有那个她所代替的人。虽然她没有办法看到是谁,而且这时的齐湘月已经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干渴与饥饿不断的折磨着她。

  “这是你的同事,你知道吗??她在几天前代替了你!!”这是那疯子的声音。

  “救命啊……”这是……

  “这个该死的婊子!!" 直到这一刻,齐湘月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闭上眼睛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于离开之后,她的身体会得到怎么的对待,和那个同事的下场,她已经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知道了。

                第四章

  她叫花馨,原来的她有一份虽然不算很好但还过得去的职业,还有一个相当有钱的男朋友,虽然年纪大了那么一点点,自认为生活还是过得不错的。可惜现在的她,双手没了,双脚没了,连脑袋也没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身子躺在化粪池里面,等待着别人的发现。

  这样一个恶梦是怎样开始的呢??

  也许应该从齐湘月的失踪开始说起,那是她在男友家过夜之后,第二天回到宾馆准备时,很意外的听说湘月她在下班离开宾馆之后就不知去向了。那时她还在暗地里嘲笑着,说不定是湘月是勾上哪个有钱人之后,一起不知去向了。
  可惜的是,她猜错了。

  当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以后,她终于看到了已经被警察确认为失踪的齐湘月,一个串在钢筋上的齐湘月。

  恐惧让她尖叫了起来,如果在其他地方也许会有人出来救她。可惜的是,她和乞丐张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早已经荒废的大楼顶层,她的求救声被这个发达城市的夜生活给彻底淹没了,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被绳子捆绑着而无法逃走的她只能靠在一根柱子上,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在摆弄齐湘月那具串在钢筋上的尸体。“怎么不多坚持一阵呢??”说着,乞丐张很可惜的拔出一把刀子,开始切割齐湘月的身体。双手,双脚,还有脑袋,简简单单的割了几刀之后,齐湘月就剩下一具光秃秃的躯干串在钢筋上。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不要杀我!!”
  看到了这样残忍恐惧的一幕后,花馨整个人被吓瘫了,拼命的哀求起来。乞丐张也没说什么,扒掉她的衣服就直接干起来。

  “不愧是干习惯那行的老手啊!!”乞丐张一边爽一边嘲笑道。

  “不知道你那个姘头看到你这个贱样后,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呢??哈哈哈!!”

  在乞丐张身上不断活动着的花馨听到这话后,好像见到救星一样,向乞丐张哀求起来。

  “求求您放我一命吧!!我可以让我的男朋友给您很多钱的!!求求您!!”
  真是个傻孩子,那男人一看就是有家室的,肯为你出这么多钱吗??乞丐张在心里暗暗的嘲笑道。

  “看你这么卖力的样子,给个机会你吧!一百万换你一条命!!”

  看到了活命机会的花馨立刻给那个男人打了电话,向他求救起来,结果她没说几句那个男人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嘟……花馨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抛弃了,受不了这个事实的她就这样轻易的垮了。乞丐张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这个活死人,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在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等过足了瘾才让她打电话呢??妈的,这么没种,这次就要活活干死你。

  发起狠来的乞丐张抓住活死人一样的花馨,不间断的干起来。一直干到了第二天的正午,她终于有了别的反应,鲜血慢慢地从口鼻中流出,整个人软倒在乞丐张的身上。乞丐张迅速抓起放在一边的刀子,手起刀落将花馨的手脚剁了下来,让依然活着的花馨全身光秃秃的插在自己的鸡巴上继续被干到全身凉透掉为止。
  提着这具凉掉的人棍,乞丐张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处理这个烂货,现在这里好像缺个马桶啊。

  “妈的,就让这个烂货当几天马桶吧!”

  削去她的脑袋并开膛掏干净以后,乞丐张就直接在上面痛痛快快大了一通。
  爽!!!!!!

  只可惜用了几天,这个漂亮的马桶就已经装得满满的。没有在意的乞丐张将她的所有部分装在一起带到她原来工作的宾馆的后面。

  这间宾馆在云海市里面是一间相当有名也相当有历史的宾馆,历史代表着名气同样也代表着古老。即使是翻新,也只能翻新外表,有一些古旧的存在隐藏在里面,很难进行翻新,例如化粪池。打开盖子,乞丐张像倒垃圾一样,将她的所有部分倒入这个化粪池里面,因为现在的她就和一堆垃圾没有什么区别。

  “烂货,呆在里面慢慢地腐烂吧!!”说着,乞丐张狠狠地向她吐了一口痰。
  盖子盖上了,一切的光明都被黑暗所吞噬了,恶臭和腐烂的气息不断的生长着,缠绕在这具失去了所有肢体的躯干上,将它一点一点的同化,

  直到下一次有人打开盖子的时候。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不断的流动着。

  花馨被每天新出现的污物所冲刷着,污染着。直到了十几天后,宾馆准备抽走化粪池的污染物时,她的不幸才正式显露在众人的面前。

  只可惜她沉睡在这里面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切能说明事实的直接证据都已经被那污浊的腐化物给毁灭了。

  在几次大范围的调查后,通过一些间接证据,这案件最后被定性为绑架勒索未遂杀人。

  一件无头案,在城市里面流传了一阵之后,就没声没息的沉没下去了。
  而乞丐张则继续自由自在的在云海市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只有在偶然的时间看到一些旧报纸才会奇怪的笑了一下。因为没有人会留意一个平淡无奇的乞丐,即使这个乞丐的真面目有多么的特别。

  至于齐湘月,在警察局的记录里面,她成了一个失踪人口,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除了乞丐张和她自己。

  至少对于花馨来说,她的结局要好上很多。虽然被分成了好几个部分,但最起码也是入土为安啊。

  乞丐张花了一点时间将她分散埋在那废弃大楼下的大土方里面,她就很安静的沉睡在里面。

  她在那里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经长出了草,她还是在沉睡着。

  在某些角度上来说,她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她曾经被人记住过。在花馨之后的不幸人,却是没有人记起过。

                第五章

  当太阳从城市的西边悄然消失的时候,云海市的夜生活就热闹的开始了。
  有很多人的眼中看来,这里的夜晚是彩色的。挨过了白天的辛苦和劳累,现在就应该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不过这一切都和乞丐张没有关系,因为休息了一天的他正准备开始享受昨晚捕捉到的猎物。。那是一个高级白领女郎,乞丐张是在路过一个小区的时候,看到她在那里下车走进了小区里面,没怎么玩过白领的乞丐张决定了她就是下一个目标。之后,他花了三天的时间弄清楚了她的住户,记下了她家窗户的所在位置。然后借着夜色的掩护从外墙爬了上去,翻进了她家阳台,看到了在大床熟睡中的她。

  乞丐张考虑目前没办法将她带去那个地方,再加上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住,所以用她的丝袜把她的嘴勒上,然后手脚倒攒着绑上放在浴缸里,她就没有办法挣脱了,只能呆在浴缸里乖乖的等乞丐张第二天晚上的再次来访。当昌琴被冰冷所惊醒的时候,她只听到一阵离去的脚步声。没有办法呼救也没有办法脱困的昌琴只能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有贼进屋了?可恶的管理处,收那么多管理费还能让贼入屋,脱困后一定狠狠投诉他们一次。在浴缸里面呆了一两个小时的昌琴估计那贼已经走了以后,就开始尝试挣扎。不幸的是,她是被人四马倒攒的方式紧紧地捆绑着四肢,加上置身于光滑的浴缸里面,根本没有脱困的可能性。

  当想到的各种方法都失败了以后,昌琴只能祈祷那个贼没有把她给忘记了,不然她只能活活的饿死在浴缸里面。等待、等待、等待,在不断的等待中,昌琴在浴缸里面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突然而来的尿意给惊醒了。看到已经非常明亮的浴室,才发现自己原来睡了相当一段的时间,可是身体依然没有被解开。

  现在怎么办??只能先忍忍,希望有人可以来解救自己。

  只可惜过了一两个小时,没有等到任何救星的昌琴终於忍不住了,不自由的排泄,尿液从体内不断的流出,身上的睡衣沾满了腥骚的尿味。

  眼泪只能无声的划落。

  乞丐张再次爬入了昌琴的屋子里面,这里非常的安静,没有外人来过的气息。当然浴缸里面还有一个动弹不得的白领女郎昌琴。

  “弄得挺臭的!!哈哈哈!!”说着,乞丐张直接用水冲洗了昌琴几遍后,就直接把她扔到了大床上。

  乞丐张直接撕开了她那湿湿的睡衣后,直接开始了强暴。不管她的想法如何,她自己身体的自然反应已经在控制她的肉体如何行动了。

  不论是怎样激烈的活动,过后都会出现饥饿的反应,需要进食。乞丐张和昌琴也不会例外,只不过他们进食了比较特别的东西。

  “哑哑哑哑…………”一阵古怪的惨叫声从被勒住了嘴巴的昌琴那里发出来,原因是她没了一只小腿,而切下这只小腿的人当然就是乞丐张。

  作为一名都市白领女郎的昌琴的确保养得不错,身体白白嫩嫩的。对于乞丐张来说,这样的身体确实有相当的诱惑力,不管是在性欲上还是在食欲上。
  失去了一只小腿的昌琴被乞丐张捆绑在椅子上,面对她自己的厨房,一个在大城市里面很流行的开放式厨房。“这样挺不错,难得有机会这样高雅一下!!你就好好的看着吧!!”

  自从离开了村子以后,乞丐张闯南走北了那么多年,学会的东西也不少啊。像煮东西这种小事,自自然然是难不倒他的。

  乞丐张手中的小刀轻巧的转了几下,小巧的脚掌就被分离出来。乞丐张将它放在了盘子上面,铺上一些剁碎的姜蒜后,就盖上锅盖让它慢慢地蒸熟。

  “你知道吗??脚心窝子里面那一小块肉很嫩很嫩,不像脚掌的其他部分经常与地板磨擦而变得很粗糙,不过就那么一小块而已,你可没机会尝试啊!!”说着,乞丐张在昌琴那只被弄下来小腿上用小刀小心地剥皮。

  没有一个人在看到自己的身体一部分被人当菜一样的煮时,还能保持正常的状态,所以昌琴彻底的崩溃了。

  乞丐张一边将完整的人皮放在烤炉用高温烘烤,一边把这支小腿上肉削成细长的肉丝。等人皮烘烤好以后,乞丐张就把已经炒熟的肉丝和一些

  在冰箱里随意拿出来的蔬菜用香脆的人皮卷起来,做成一道简简单单的卷肉馅饼。配上了蒸得刚刚好的玉足,真是非常美妙的搭配啊。乞丐张享受着这样美味的同时,精神已经彻底崩溃的昌琴也吃下塞入嘴里的肉,自己的肉。或者人疯了之后,什么也不需要在乎了。

  第二天,昌琴和乞丐张分享自己的另一只小腿。

  第三天,昌琴的一双手被他们一起吃掉以后,严重失血的昌琴就已经不行了。感到了可惜的乞丐张终于给她开了膛,掏出了她的内脏以后,就直接割了昌琴的脑袋塞在肚子里,把她的下阴整个挑下来让她含在嘴里,再塞在这里的一个大冰箱里面好好保存着,给发现她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最后,乞丐张用昌琴的内脏和她大腿上的肉,好好的美餐一顿后,才悄然的离开了这位白领女郎的屋子。或者昌琴自己太过六亲不靠了,就算死了也没人去给她收尸。足足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依旧在云海市里面寻找猎物的乞丐张没有在任何的新闻或者报纸上看到关于昌琴的消息。

  于是,他又回去了那屋子一次,昌琴依然是那个样子静静沉睡在冰箱里面。有点性致的乞丐张再用了昌琴的菊花穴一次,只可惜又硬又冻的很不好受。
  算了,以后就摆在这里看看比较有意思。

  后来这里就成为了乞丐张一个相当不错的暂时据点。

                第六章

  进入了初秋时分,云海市的早晨经常笼罩在一片大雾里面,特别是一些植树比较多的地方,浓浓的雾气甚至可以将人的身影给遮掩起来。

  柏玲每天都会在这个小小的绿地公园进行晨跑运动后,才去学校上学。虽然这几天的雾气很浓,但是对已经在这个公园里面晨跑了几年的柏玲来说,是完全没有影响的。不过,对人的视线就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当那只强而有力的手从后面伸出来将她的嘴捂住的时候。惊恐中的柏玲拼了命地挣扎,希望有人可以出现,只可惜的是那手捂得很紧很紧,让柏玲发不出一点声音。仅仅只挣扎了一阵,柏玲就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偷袭者给弄晕了。

  在浓雾的保护下,偷袭者悄然的带走了柏玲。之后,经过这里的所有途人都不会知道这里所以发生的罪恶。

  在一个繁华的大城市里面,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只要一阵子,夜晚就降临了。乞丐张简单的收拾一下后,就是消失这条不算繁华的街道里面,因为他要去领一个人。在绿地公园里面有一个偏僻的储物间,荒废得好像几年没人用过也没人来过一样。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城里人在想什么,不过倒是便宜了我老乞丐啊!!”说着,乞丐张打开了储物间的门。

  弄开了几件东西和一些遮掩的破布之后,一个被捆绑得像只棕子的少女就出现在乞丐张的面前。

  她当然就是在早晨时候被人掳走的柏玲。

  “来吧,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的玩玩。”乞丐张就把柏玲装入他的大布袋里面,直接将她带到了乞丐张的暂居地。

  当乞丐张强行进入她的体内时,发现了一个很糟糕的事实。虽然柏玲表现得很疼的样子,可是乞丐张没有在她的体内感觉任何的障碍。

  “他妈的!!!!居然已经不是处女了!!哼!!这世道真变了!!”
  乞丐张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柏玲,十七八岁的身材粉粉嫩嫩的,就是不太经弄,乞丐张怕她很快就会被玩死了,这次特别地温柔了一点,一次就开她的一个洞。

  幸好乞丐张这次手下留情,才让柏玲多活了三天的时间。不过,柏玲如果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死在乞丐张的手中时,她一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被乞丐张早点弄死。

  这是第三天,柏玲被掳来这里后的第三天,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束缚的她已经是气若游丝,只能倒在水泥地板上,看着黄昏的太阳慢慢地消失在天际中。被乞丐张蹂躏了三天的柏玲,别说是逃走,就连动一下叫一下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
  这次乞丐张很难得的没有动用到刀子,因为他这次选择了水泥。之前乞丐张在废楼里面的一处角落里面,发现了几包还没有开封的水泥,可是这东西对他没什么用,就让它放在那里。

  现在乞丐张决定动用这些水泥了,原因是这次弄来的这个少女实在让他很生气,所以一定要给她一个美好的生前回忆。水泥浆,不断地通过堵在柏玲嘴上的漏斗灌入她的肚子里面,根本不让她拒绝。当水分不断被吸收了以后,柏玲肚子里面的水泥就慢慢凝固起来。

  乞丐张随意拍了拍柏玲的肚子,异常奇怪的感觉让柏玲想吐,却什么也不可能吐出来。

  “你既然随意让人开了,那我就把你前后都永远封起来。”

  被倒吊起来的柏玲感觉更难受,肚子里面水泥块的下坠让她很痛苦,却没有办法缓解。阴道和屁眼被插入的漏斗同时灌入水泥浆,直到灌满为此。水泥凝固时的异感不断地刺激着她,想死却找不到办法。

  乞丐张再次将她装入了袋子里面,背着她来到废异楼后面的小吃街后巷,那里有条马葫芦眼。乞丐张几次经过那里,都看到里面的泔水因为被堵住而满溢出来。可惜的是这次再走到那里时,里面只有一小塘满着。

  柏玲带着满肚沉甸甸的水泥块被乞丐张放进那个酸不拉叽的坑渠后,还露出了一个可爱的脑袋在上面,试图用眼神哀求乞丐张把她弄离这个地方时,乞丐张毫不留情的合上铁盖子让她呆在那下头,要她被早市时候产生泔水给彻底淹没了。
  “这样不珍惜自己的贞操,就呆在馊水里面好好地发酵吧!被人们的口水消化掉的感觉应该很不错的啊!!”

  铁盖子的合上,断绝了柏玲的最后希望。各种食物残渣开始腐蚀她的肉体,腐败的气味让柏玲痛不欲生,却没法逃避,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无力作出任何的反抗了。这一刻的她终于知道原来死有一些时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直到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大量泔水不断地从某个地方涌出来,将柏玲的脑袋给淹没了,她才真正的安息了,在泔水中安息了。而将柏玲扔入泔水中的乞丐张走出了这条小吃街后巷,看着这座灯红酒绿的云海市,看着大街上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女郎。

  “什么城市女郎,我呸!!他妈的都是欠操贱货!!”乞丐张在心中狠狠地说了一句,脸上却依然是平静如水。似乎诡异的笑了笑后,乞丐张就缓缓地消失在城市里面,因为没有人会去留意一个乞丐的去向。

  正因为这样,乞丐张才轻而易举地在这座城市猎杀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
  至于柏玲,她的命运比同样扔进了粪坑里面的花馨要不幸得多,或许是因为烂得太快的关系,再也没有人有机会发现她的不幸,甚至她很快就被人所忘记了。
  最终在官方的记录上,柏玲成为了一个失踪人口的记录。让每一次路过那条巷子的乞丐张,都忍不住发笑了起来。在这座云海市里面活跃很久的乞丐张成功猎杀了那个女警之前,被他所猎杀的当然不只这六位,但只有这六位能在他的记忆留下一道痕迹,这或许是一种安慰吧

[ 本帖最后由 粥猩吃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日月游龙 金币 +5 论坛欢迎好贴~请君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