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装天线】
【装天线】
               调整天线

  最近电视时装台总断线,老婆要我把顶楼的天线调整好,我心里犯嘀咕,说不定隔两天就好了,几天不看电视不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经验告诉我,最好还是乖乖的上楼调整妥为妙,还好!老婆她们今晚陪客户要去吃饭,没那么早回来,否则……

  只能暗地里「哎……」一声,这就是结婚与不结婚的差别!

  冷飕飕的鬼天气,又是晚上,他奶奶的!

  上了顶楼,看着隔壁新大楼,喔靠!!!不知何时才能换住这样的房子?他们的楼层高度与我们不同,是楼中楼的建筑,又新又拉风,比较我们的六楼住宅只勉强称得上「温馨」或者「小康」。现在的建筑商真缺德,把楼距拉得这样近,要不是楼面高度不同,又没有窗对窗,哼!我看他们这样住有何品质可言?
  我心中酸溜溜地想着,这样的楼管理费多贵?

  算了!还是好好的弄我的天线吧。应该带个手电筒上来才是,今儿个天可真暗,我琢磨︰才晚上十点多太阳就下山,真是的!难怪每天太阳公公都这么早起大概听到我的抱怨?

  隔壁楼中楼的灯火亮起,这角度刚好,整个房间内都看得很清楚,这位置是主卧室,床铺刚好摆在窗边,可能这样的高度并没有房子,没有被看到的顾虑,窗帘并没有遮上哟!原来是请别人来参观新居?看来这男人还是单身,一口气找来一男两女,像是同事……

  我竖起耳朵听厨房窗户透出的声音,原来他们想利用明后天假期出游,为免明天相约拖拖拉拉,顺便参观新屋,就先住到这儿。冷风中我不知不觉享受偷窥的乐趣,好像小学生的自然观察!

  这男主人长得可真是标准的呕心,头微秃、肚微凸、瞇瞇眼、油油脸,最不搭调的是装可爱,穿个卡通图案小碎花的家居服,看到他快乐的冲泡几杯饮料,花样还真多,端了两杯酒,两杯大概是茶之类的,身影消失在厨房……

  我小心的弄好天线,下楼看看收视状况,难怪我要骂脏话,原来隔壁楼把我们的电波遮住,会有鬼影,就如同卖我天线的店家说的一样。我不死心,再上楼调整好,听说电视也会自己微调到准确的位置,我就开着电视,先去洗个热水澡好了,冬天泡澡最舒服了。

  奇怪?怎么还不清楚?惨了!要是没弄好,等会不好过,虽然都十一点半,还是硬着头皮上去好了爬上楼顶。隔壁灯光亮晶晶的,吓坏老子了!刚好跟那呕心的男人打个照面,不过他应该看不到屋外,我还是小心的伏低身形,免得被误会我在偷窥。

  咦?他老兄怎么抱着一个女人到房间?看那女人长长的发直直的垂下,手脚也都松弛瘫软。他轻放她在床上,脸上显得相当得意,一副很淫的表情回身出房门,我顿时竖起鸡皮疙瘩,提高所有全身的警觉。莫非他下药?

  只见那女人秀眉微蹙,左手无力的靠上额头,看样子像是没有昏迷不醒,我仔细打量这女人,约略二十五、六年纪,双峰挺拨丰润,一袭套头运动衫运动长裤,身材真不错的啊!

  秀气的脸蛋儿显得相当文雅,和玲珑有致的身材相搭配,可谓天使脸孔、魔鬼身材,她的脚微微扭动,样子好像昏睡又好像没有,杏口微张,一头长发就散落床上,空荡荡的床上躺卧一个清秀佳人。

  不一会儿,那「双凸」(头与肚)的男人进了门反手一关,神情色极,几乎要流出口水的馋相,看他毛手毛脚的掀开女人的上衣,果然不怀好意。

  红色的胸罩紧密固守主人的要塞,女人双手意欲阻挠,可是男人只轻轻一拨她的手就松软下来,模糊中她似乎说着「不要!不要!」的,隔着奶罩,男人等不及的握住饱满的趐胸搓揉起来,女人的手想要推拒,往胸部搭住男人双手,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他顺势探上胸颈,把肩膀上的内衣肩带往大臂拉下,翻开胸罩。

  脸孔纯情的女人乳晕比一般人大,红嫩圆熟的乳晕开在雪白的乳房上,男人贪婪的舔吻乳尖,娇賁的乳头颤动耸立。

  女人这样快就无法再反抗,颇令我讶异!可能是药物渐渐生效了,她双手摊开任由男人吸捏乳房,神情不像刚刚的拘束,张开的双眼眼光有些迷离,努力搜寻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是谁以及干什么?似乎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潜意识里反抗的投射让她表情扭曲,或许是羞耻心正与燃起的欲念作最后抗衡吧?

  男人贼贼的淫笑,停手欣赏自己的猎物,一边解除自己的衣裤,表情猥亵到极点了,其实今晚的设计已经是他有心策划半个月的杰作。

  这女人叫做春娴,是公司的企划组长,虽然长得清纯可爱,可是平常对男人不假词色,总带着几许傲气。撩人的身材让男人暇想不已,但是胭脂马并非人人能骑,一个个男人都吃了闭门羹,渐渐也就乏人问津,这次要不是她最好的室友也是公司会计小姐的张慧硬拉她出门,大概也难请得动她。

  张慧和她男友也已经昏迷不醒,刚才男人就是出去抬起他们俩进客房睡的。
  眼前熟透的女人已经半裸裎状态,从她樱唇不断轻吐魇语︰「不要!不要!不要碰我……」

  男人耐心的挑逗她的乳豆,他有的是整晚的时间,敏感的身体完全不受高傲的个性影响,不用花太多时间逗弄,乳头已经尖挺挺的翘起,丰满的乳房也比刚才饱涨有弹性。他有意减轻药量,让高傲女人半梦半醒,这样玩弄起来别有一番风情,今晚这个美丽成熟的女人因为一时的失察,完全掉入男人的陷阱中。
  春娴用尽全身的力量甩头想求得一丝清醒,在男人的眼中看到的不过是轻微的转动头颈而已,胸脯传出的凉意及快感让意识模糊的春娴有一丝的不安,毕业后她有将近两年没有过男人,正值花样年华的她成熟敏感,对男人的渴求与日俱增,她总是以加倍努力工作来填补生活上的空虚。

  眼睛的焦点无法集中,从模糊的视线得到的是公司王助理的影像,那个让她反胃的男人!

  王助理脱光自己后,双手按春娴的纤腰上扣拉,粗鲁的把她的长裤内裤一股脑儿拉下,娟秀整齐的阴毛细黑浓密的平贴在玲珑的三角凹陷,高傲的春娴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裸露,男人更进一步的脱掉她的上衣胸罩,赤裸裸美丽的企划组长等待男人的玷污。

  从窗户外我对于屋子内的景像看得一清二楚,美丽的胴体精雕细琢,王助理把躺在床上的美女双脚无情的分开,埋首在芳草萋萋的阴户上,像是一头野兽舔食猎物一般。春娴全身颤动,对于一个久旱的熟女而言,用舌尖骚扰敏感的阴核是太过刺激,从尾膂紧升的快感让春娴直打哆嗦,她清醒不少,当然,主要原因则是药量较轻的关系。

  性欲的火势迅速燃烧,谨慎矜持的美女身体逐渐柔软,王助理不管春娴是否清醒,自顾自的品尝美女的蜜穴,嘖嘖有声的又吸又吻。

  有如封建制度崩溃一样,一直没有过渲洩的美丽女强人,哪经得起这样的引诱?蜜穴早已饱含淫水,心跳加速、喉咙干燥、脸颊飞红。春娴紧紧的捕捉到一丝丝的清醒,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私密的地方,那个传出趐软软美感的羞耻部位,一个半秃的脑袋正被自己双腿夹住,她既紧张又羞惭的双手去推,突如其来的拍打让王助理吓一跳,抬起头来,正好和清丽的春娴对望。

  「醒过来了?」王助理不怀好意的说。

  春娴马上警觉到自己的裸露,一手遮住下体,一手捂住双峰,可是小小的手掌怎么有办法掩盖这样羞耻的暴露?

  春娴怯伶伶的说︰「王助理!你在干什么?请你放尊重一点,否则我就……我就……」

  一时也想不起来该怎么办?只有不停的往床边退缩,药剂的效果让她酸软无力,这样的挣扎在男人的眼中反而是一种无上的诱惑。

  王助理脸色阴邪笑道︰「你就怎样?瞧你,嘴巴上说不要,结果自己的小妹妹却口水直流,嘿!嘿!我看你还是放宽心胸好好享受吧!」

  春娴在下体的手掌早已摸到自己的穴水,只是平日高傲惯了,叫自己怎么对一个平常就感到呕心的男人假以词色?

  王助理跨上床,突出的小腹下杂草丛生,挺翘着一根紫黑色的阴茎,像狗一样的爬到春娴身旁,一脚跨入春娴两脚中间,硬是挤入腿根,用膝盖顶上隔着小手的阴户。

  春娴想挣扎,无奈使不上什么力气,只能用手牢牢的护住私处,男人粗糙的肥掌搭上她的胸部,尽挑她无法顾及的地方抚慰,一阵快感油然升起。这远比昏迷不醒时带来更大的刺激,手掌并不马上去触摸乳头,却在双锋旁的垄起不断抚摸,春娴想用手去推开,敏锐的感觉让春娴的乳头迅速翘起,自己的手掌按压也带来轻柔的刺激。

  她知道自己正被讨厌的男人玷辱,身体的反应让自己很难为情,下体分泌的蜜汁早已渗透过手指缝隙,王助理并不一味强行,靠压下体的膝盖有韵律的推动瑞玲的小手,她自己的中指早已偷偷地按入缝穴中。

  春娴用最后的清醒说︰「不要,你不要这样,我……我……我……唔……」
  王助理双唇紧紧地封上春娴的嘴唇,她一时情急妄想伸手推开趴下的王助理,却让王助理的膝盖整个紧凑的贴近阴部,粗粗的膝盖顶住腿根,让春娴双脚不自己的打开。强烈的刺激加上王助理的挑逗,别说现在药力作祟,就是平时春娴也难以自拔,但是美丽的春娴不甘心就范,她扭动身体挣扎,被贴紧的重要部位因为自己的扭动传出一阵阵趐美的快感。这时候的她不想屈服,可是暗地里却让身体扭动得更加用力,企图掩饰自己主动磨擦王助理身体的动作。

  王助理早就感觉到阴部湿淋淋的,但是他不急燥按步就班的细心抚摸。春娴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身体暖热得几乎要裂开,她早已不再挣扎,双手松开在床上,现在她能够的就是克制自己不要叫出声音,脑海里盘旋的却是和以前男朋友神驰物外时绮旎景像。

  男友总是不断鼓噪自己大声叫出来,看到男友兴奋的样子,自己就叫得更大声。她闭起眼睛,男人见到平常不可侵犯的圣女已经被自己搞的汤汤水水的,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他坐起身体,抬起春娴的双脚,把她的阴户大大的掰开。
  放弃挣扎的春娴等待男根的侵入,真是一种矛盾的心情,不断安慰自己是被强迫的,完全罔顾身体的反应。分开双脚后,男人好以整暇的仔细欣赏春娴的美穴,毕竟这等嫩红的美穴不易吃到。

  她的阴毛细而柔,黑亮茂密,一直长满整个阴唇旁,连菊穴的旁边也长了不少,真没想到这小妮子的毛这样多,阴唇肥嫩牵动着湿亮的小花瓣也大刺剌的分开,蜜洞还流着淫水。

  等不到王助理进一步的动作,春娴好奇的张开眼睛,看到的是王助理低头埋首在私处的双眼,强烈的羞耻感让春娴又想挣脱,扭腰的动作形成阴户一张一闭,挤出更多的淫水。男人早已受不了这骚娘的诱惑,挺起大鸡巴对准穴口,毫无警讯的一举插入。

  太久没有男人的春娴经过刚刚的挑逗早已欲罢不能,哪禁得起这样的刺激,猛然美臀直抖,喉头发出︰「唔……唔……啊……唔……唔……唔……」仰起头颈,阴道紧缩,一阵滚烫的阴精洒得王助理龟头舒畅无比。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高傲的美女竟然这样容易摆平,王助理不管已洩身的企划组长,开始自顾自的抽插起来。太多的淫水干起来磨擦刺激大大减低,他拿起一旁蜷缩的小内裤,一边抽插一边拭干带出的淫水,没想到这样的动作骚得春娴再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嗯……嗯……嗯……喔……喔……啊……啊……啊……好哥哥……喔……喔……我……我……我要……我要……嗯……用力……嗯……用力……插插……」

  王助理看到眼前骄纵的女人,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平常的春娴,任由她双脚弯曲成M字型,他用指头分开美丽的阴唇,看着自己的鸡巴一进一出的捣进美穴……

  冷风中的我看得是血脉賁张,女人再也不矜持,双脚勾住男人的腰部,疯狂的抖动身体,彷彿永远也没办法满足一样。我傻呆得看了许久,匆匆的下楼拿起我的数位相机,看着窗户拍下十几张的相片。

  他们终于干完了,男人女人都大字型摊开在床上,针对女人脸部特写,我尽量拍了许多照片,毕竟这机会难得。

  下起雨来,我讪讪的下楼,电视是弄不好了,反正是大楼挡住电波的,不关我的事。要是老婆要求,我半夜还是可以再上去看看的,你呢?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im118 金币 +10 回复过百!奖励!  
tim118 贡献 +1 回复过百!奖励!